唐代宗楚客

星桥他日创,仙榜此时开。马向铺钱埒,箫闻弄玉台。

人同卫叔美,客似长卿才。借问游天汉,谁能取石回。


鉴赏:
唐代杨炯

昔时南浦别,鹤怨宝琴弦。今日东方至,鸾销珠镜前。

水流衔砌咽,月影向窗悬。妆匣凄馀粉,熏炉灭旧烟。

晚庭摧玉树,寒帐委金莲。佳人不再得,云日几千年。


鉴赏:
唐代宋之问

令节三秋晚,重阳九日欢。仙杯还泛菊,宝馔且调兰。

御气云霄近,乘高宇宙宽。今朝万寿引,宜向曲中弹。


鉴赏:
唐代岑参

先生近南郭,茅屋临东川。桑叶隐村户,芦花映钓船。

有时著书暇,尽日窗中眠。且喜闾井近,灌田同一泉。


鉴赏:
唐代鲍溶

我乡山川遥,秋晚空景促。天明共云散,日落依鸟宿。

主人逃名子,鹤发卧空谷。野言得真风,山貌宜古服。

喜于无声地,暂傲羲皇俗。秋窗照疏萤,寒犬吠落木。

朝隐留此处,一点天边宿。今忆见此时,添悲览止足。

迟迟清夜昼,幽路出深竹。笑谢万户侯,余将耻干禄。


鉴赏:
唐代刘得仁

外家虽是帝,当路且无亲。

白日只如哭,黄泉免恨无。

身闲甘旨下,白发太平人。

同游芳草寺,见示白云诗。

犹祈启金口,一为动文权。

深山寺路千层石,竹杖棕鞋便可登。


鉴赏:
唐代方干

清晓入花如步障,恋花行步步迟迟。含风欲绽中心朵,

似火应烧外面枝。野客须拚终日醉,流莺自有隔年期。

使君坐处笙歌合,便是列仙身不知。


鉴赏:
唐代崔涂

覆楚雠韩势有馀,男儿遭遇更难如。偶成汉室千年业,

只读圯桥一卷书。翻把壮心轻尺组,却烦商皓正皇储。

若能终始匡天子,何必□□□□□。


鉴赏:
唐代韩偓

两板船头浊酒壶,七丝琴畔白髭须。三春日日黄梅雨,

孤客年年青草湖。燕侠冰霜难狎近,楚狂锋刃触凡愚。

知余绝粒窥仙事,许到名山看药炉。


鉴赏:
唐代孙元晏

尚主当初偶未成,此时谁合更关情。

可怜谢混风华在,千古翻传禁脔名。


鉴赏:
唐代贯休

蝉声引出石中蛩,寂寞门扃叶数重。

谁道思山心不切,等闲尽出两三峰。


鉴赏:
唐代张泌

空塘水碧春雨微,东风散漫杨柳飞。

依依南浦梦犹在,脉脉高唐云不归。

江头日暮多芳草,极目伤心烟悄悄。

隔江红杏一枝明,似玉佳人俯清沼。

休向春台更回望,销魂自古因惆怅。

银河碧海共无情,两处悠悠起风浪。


鉴赏:
宋代秦观

千里潇湘挼蓝浦,兰桡昔日曾经。月高风定露华清。微波澄不动,冷浸一天星。

千里潇湘之上,渡口水色青青,屈原的兰舟曾驶过。明月高挂中天,清风渐渐停息,玉露清莹,微波不兴,漫天星斗映寒水。

冷浸一天星:语本五代欧阳炯《西江月》:“月映长江秋水,分明冷浸星河。”

独倚危樯情悄悄,遥闻妃瑟泠泠。新声含尽古今情。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

独倚高高桅杆,心中无限忧思,远远传来凄清的瑟声,低低诉说着千古幽情。一曲终罢人不见,江上青峰孤耸。

遥闻妃瑟泠泠:听到远处湘灵鼓瑟的声音。妃瑟,《楚辞·远游》:“使湘灵鼓瑟兮,令海若舞冯夷。”《后汉书·马融传》注:“湘灵,舜妃,溺于湘水,为湘夫人。”


鉴赏:
  起两句总叙,写词人泊舟之处,用的是倒装手法。《楚辞·湘君》中有:“桂櫂兮兰枻”、“荪桡兮兰旌”句,即用桂木做的櫂,用兰木做的枻;或用荪草饰的桡,用兰草饰的旌旗,都是形容湘君所乘船的装饰。这里用“兰桡”代指木兰舟,暗指这一带正是当年骚人屈原的兰舟所经过的地方。这两句是写他从处州贬来郴州时,曾乘船经过清澈如蓝的千里湘江,犹如在步当年骚人屈原的足迹,在千里潇湘水上走着迁谪的苦难历程。词人和骚人,通过“千里潇湘”这一今古长流的中介,白然联系起来。从一开始,词中就引入了楚骚的意境与色调。

  接着三句写泊舟湘江夜景。写这时月升中天,风停息下来,因为夜深,看两岸花草上露水开始凝结,在月光照射下晶莹透亮。整个潇湘水面是平静的,没有风也没有浪,满天星斗正浸泡在江水里,星星冷得似乎在发抖,写出了深夜的寒意。这是移情写法,把人的冷意由“一天星”表现出来。

  词的下片写情。开始两句写词人泊舟湘江浦,独自靠在高高的樯杆上,静静地倾听远方传来的湘妃清冷的瑟声。“妃”,指湘妃。传说潇湘一带,是舜的两个妃子娥皇、女英哭舜南巡不返,泪洒湘竹,投湘水而死的地方。又传二妃善于鼓瑟,《楚辞·远游》有“使湘灵鼓瑟兮,令海若舞冯夷。”特定的时地,触发了词人的历史联想,从而写出了这潇湘之夜似幻似真的泠泠瑟声,曲折地透露出寂寞凄冷的心境。

  接着第三句,进一步描写对瑟声的感受,湘妃的瑟声是清凉哀怨的,抒发了她们对舜帝思念的深情,这是古今有情人共同的心声,不仅是湘妃的,也包含了词人的幽怨。词的歇拍两句,写听完曲子,抬头寻找湘妃,她已悄然不见踪影了,只有江岸无数座青青山峰巍然耸立,更进一步写出词人的怅惘之情和刚毅不屈的性格。 结尾全用钱起《省试湘灵鼓瑟》成句,但却用得自然妥帖,仿佛是词人自己的创作。它写出了曲终之后更深一层的寂寥和怅惘,也透露了词人高洁的性格。

  这首词和作者以感伤为基调的其他词篇有所不同,尽管偏于幽冷,却没有显得气格羸弱。全篇渗透楚骚的情韵,这在秦词中也是特例。

宋代葛胜仲

楼子包金照眼新。香根犹带广陵尘。翻阶不羡掖垣春。

不分与花为近侍,难甘溱洧赠闲人。如羞如怨独含颦。


鉴赏:
宋代范成大

寒谷春生,熏叶气、玉筒吹谷。新阳后、便占新岁,吉云清穆。休把心情关药裹,但逢节序添诗轴。笑强颜、风物岂非痴,终非俗。

清昼永,佳眠熟。门外事,何时足。且团栾同社,笑歌相属。著意调停云露酿,从头检举梅花曲。纵不能、将醉作生涯,休拘束。


鉴赏:
宋代刘克庄

老夫白首,尚儿嬉、废圃一番料理。餐饮落英并坠露,重把离骚拈起。野艳幽香,深黄浅白,占断西风里。飞来双蝶,绕丛欲去还止。

尝试诠次群芳,梅花差可,伯仲之间耳。佛说诸天金色界,未必庄严如此。尚友灵均,定交元亮,结好天随子。篱边坡下,一杯聊泛霜蕊。


鉴赏:
宋代刘辰翁

问海棠花下,又何如、玄都观中游。叹佺巢蜀锦,常时不数,前度何稠。谁见宣华故事,歌舞簇遨头。共是西江水,不解西流。

在处繁华如梦,梦占人年少,生死堪羞。任倾城倾国,风雨一春休。醉逢君、何须有约,醉留君、系不住扁舟。空又失,花前一笑,绿尽芳洲。


鉴赏:
宋代王观

铜驼陌上新正后。第一风流除是柳。勾牵春事不如梅,断送离人强似酒。东君有意偏撋就。惯得腰肢真个瘦。阿谁道你不思量,因甚眉头长恁皱。


鉴赏:
宋代侯置

万点胭脂落日烘。坐间酒面散微红。谁教艳质撩潘鬓,生怕朝云逐楚风。

寻画烛,照芳容。夜深两行锦灯笼。朱唇翠袖休凝伫,几许春情睡思中。


鉴赏:
宋代赵文

如此中山如此酒,何须更觅蓬瀛。江湖历□记平生。诗囊都束起,只好说丹经。家事付他儿辈,功名留待诸孙。维摩法喜鬓青青。日长深院里,时听读书声。


鉴赏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