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孟郊

松山云缭绕,萍路水分离。云去有归日,水分无合时。

春芳役双眼,春色柔四支。杨柳织别愁,千条万条丝。

山川古今路,纵横无断绝。来往天地间,人皆有离别。

行衣未束带,中肠已先结。不用看镜中,自知生白发。

欲陈去留意,声向言前咽。愁结填心胸,茫茫若为说。

荒郊烟莽苍,旷野风凄切。处处得相随,人那不如月。


鉴赏:
唐代杜正伦

大君端扆暇,睿赏狎林泉。开轩临禁籞,藉野列芳筵。

参差歌管飏,容裔羽旗悬。玉池流若醴,云阁聚非烟。

湛露晞尧日,熏风入舜弦。大德侔玄造,微物荷陶甄。

谬陪瑶水宴,仍厕柏梁篇。阚名徒上月,邹辩讵谈天。

既喜光华旦,还伤迟暮年。犹冀升中日,簪裾奉肃然。


鉴赏:
唐代许敬宗

混元分大象,长策挫修鲸。于斯建宸极,由此创鸿名。

一戎乾宇泰,千祀德流清。垂衣凝庶绩,端拱铸群生。

复整瑶池驾,还临官渡营。周游寻曩迹,旷望动天情。

帷宫面丹浦,帐殿瞩宛城。虏场栖九穗,前歌被六英。

战地甘泉涌,阵处景云生。普天沾凯泽,相携欣颂平。


鉴赏:
唐代李白

安石泛溟渤,独啸长风还。逸韵动海上,高情出人间。

灵异可并迹,澹然与世闲。我来五松下,置酒穷跻攀。

征古绝遗老,因名五松山。五松何清幽,胜境美沃州。

萧飒鸣洞壑,终年风雨秋。响入百泉去,听如三峡流。

剪竹扫天花,且从傲吏游。龙堂若可憩,吾欲归精修。


鉴赏:
唐代高适

高义唯良牧,深仁自下车。宁知凿井处,还是饮冰馀。

地即泉源久,人当汲引初。体清能鉴物,色洞每含虚。

上善滋来往,中和浃里闾。济时应未竭,怀惠复何如。


鉴赏:
唐代钱起

数岁白云里,与君同采薇。树深烟不散,溪静鹭忘飞。

更忆东岩趣,残阳破翠微。脱巾花下醉,洗药月前归。

风景今还好,如何与世违。


鉴赏:
唐代孟郊

杨柳多短枝,短枝多别离。赠远屡攀折,柔条安得垂。

青春有定节,离别无定时。但恐人别促,不怨来迟迟。

莫言短枝条,中有长相思。朱颜与绿杨,并在别离期。

楼上春风过,风前杨柳歌。枝疏缘别苦,曲怨为年多。

花惊燕地云,叶映楚池波。谁堪别离此,征戍在交河。


鉴赏:
唐代白居易

自惭到府来周岁,惠爱威棱一事无。

唯是改张官酒法,渐从浊水作醍醐。


鉴赏:
唐代李群玉

不见休上人,空伤碧云思。何处开宝书,秋风海光寺。


鉴赏:
唐代贾岛

高城满夕阳,何事欲沾裳。迁客蓬蒿暮,游人道路长。

晴湖胜镜碧,寒柳似金黄。若有相思梦,殷勤载八行。


鉴赏:
唐代李郢

山头兰若石楠春,山下清明烟火新。

此日何穷礼禅客,归心谁是恋禅人。


鉴赏:
唐代罗邺

旧国多将泉石亲,西游爱此拂行尘。帘开山色离亭午,

步入松香别岛春。谁肯暂安耕钓地,相逢谩叹路岐身。

归期不及桃花水,江上何曾鲙雪鳞。


鉴赏:
唐代齐己

月月便车奔帝阙,年年贡士过荆台。

如何三度槐花落,未见故人携卷来。


鉴赏:
宋代贺铸

双鹤横桥阿那边。静坊深院闭婵娟。五度花开三处见,两依然。

水眄难禁频领□,歌云犹许小流连。破得尊前何限恨,不论钱。


鉴赏:
宋代晁补之

上客骊驹系。惊唤银屏睡起。困倚妆台,盈盈正解罗结。凤钗垂,缭绕金盘玉指。巫山一段云委。

半窥镜、向我横秋水。斜颔花枝交镜里。淡拂铅华,匆匆自整罗绮。敛眉翠。虽有愔愔密意,空作江边解佩。


鉴赏:
宋代陆游

看尽巴山看蜀山。子规江上过春残。惯眠古驿常安枕,熟听阳关不惨颜。

慵服气,懒烧丹。不妨青鬓戏人间。秘传一字神仙诀,说与君知只是顽。


鉴赏:
宋代黎廷瑞

春来了。孤根矫树花开早。花开早。水村山郭,嫩红清晓。

陇头休处鳞鸿杳。一枝欲寄行人少。行人少。大江南岸,北风低草。


鉴赏:
宋代张炎

锦香缭绕地,深灯挂壁,帘影浪花斜。酒船归去后,转首河桥,那处认纹纱。重盟镜约,还记得、前度秦嘉。惟只有、叶题堪寄,流不到天涯。

惊嗟。十年心事,几曲阑干,想萧娘声价。闲过了、黄昏时候,疏柳啼鸦。浦潮夜涌平沙白,问断鸿、知落谁家。书又远,空江片月芦花。


鉴赏:
元代吴师道

玉雪窍玲珑,纷披绿映红。

玉雪:这里是形容莲藕雪白玉润的颜色。 窍:这里指莲藕中间的孔。 纷披:这里形容莲叶莲花交错散铺在水面上的样子。

生生无限意,只在苦心中。

生生:指生命延续不断,富有生机的意思。 意:含有意趣的意味。 苦心:莲籽中间的绿心有苦味。这里是双关语,寓有刻苦、勤苦之意。


鉴赏:
简析

  这是一首题画诗,是诗人在一幅莲藕花叶图上题写的五言绝句。诗中借着对莲藕花叶的吟咏,写出了作者对生活的体验,富有哲理意味。诗的大意说:白润如玉如雪的莲藕,中间有精巧透明的窍孔,玲珑可爱。它的绿叶和红花铺散在水面上,互相映衬。莲藕的生命一代代延续不断,显示出无限意趣和欣欣向荣的生机,它之所以能够如此,全部奥秘都在莲籽的“苦心”当中。这里表面说莲心苦,但可以从中体会出更广阔的含义,让人联想到:人只有刻苦努力,才能有所创造,才能有成就。
南北朝褚沄

避雀乔枝里,飞空华殿曲。

天寒响屡嘶,日暮声愈促。

繁吟如故尽,长韵还相续。

饮露非表清,轻身易知足。


鉴赏:
鉴赏

  这是一首咏物诗,咏物诗均有象征的意思,因为语言文字本身就是“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”的隐喻系统。隐喻的基础即人与自然的基本相似性。诗人总是不厌其烦地幻想我是树,是蝉,是鸟,是云等等,企图通过忘我、脱我、化我而与世界合一。隐喻建立在双重或多重存在之上,诗人喻自己为蝉,就是把另一种经历或活动,即把蝉的生存过程与特性加在真实的生活领域中,意味着真实中的虚幻,虚幻中的真实。像蝉一般象征廉洁、清高、悲哀。古人以为蝉栖高树,声高远,以晨露为食,蝉也就成了“清高”、“廉洁”的代名词。蝉一生十分短促,深秋天寒,蝉声哀嘶,逐渐死去,故而总被用来表达悲秋情绪。

  刘勰说过一句言简意赅的话:“比类虽繁,以切至为贵。”隐喻虽多种多样,但要以贴切吻合为最高标准。“切至”就是形神兼备,形犹不似,遑论神似?在《赋得蝉》中,诗人将自然之物——蝉人格化,以此审视自身的人格价值和生存环境。对于这首诗,一般理解过程大致是,前两句直接描写蝉为了躲避黄雀的伤害(隐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故),或藏身在高高的树枝上,或避匿在空空的宫殿内。这里实写了蝉艰难的生存状况。颔联和颈联写蝉在寒秋日暮之时,哀嘶悲鸣,声音短促,间或有单调的余韵绕耳,渲染了一种悲凉的氛围。最后两句借蝉之口直接抒写:蝉餐风饮露,无所厚求,并不是故作清高,而是容易知道满足,表达了一种知足常乐的意思。

  然而,这只是构成了这首诗的表层含义,因为“饮露非表清,轻身易知足”中已经蕴含了知足常乐的意思。解读一首诗,肯定要注重其语境,什么是语境呢?用燕卜荪的话说,即“语境就是与我们诠释某个词语有关的一切事情。”文本中字或词意义的确定都要依赖于词句之间的关系,所以,一首诗句中意义的确定必然受到其它字词句的语境限制,即一首诗中每一个词、语句的意义都要彼此相互确定,这种相互确定的过程就使得文本的语义之间呈现网状化的现象,使文本的意义缠绕含混,蕴藉多义,仅凭读者从头到尾一次阅读,是不可能意识到其错综复杂的意义丛的。

  认真阅读,全诗处处写蝉,实际是处处写自己,让人有一种悲哀之感。那么,我们又是怎样获得这样的深层意义和感受的呢?只要回到首联去感知,就会发现“避雀乔枝里,飞空华殿曲”很难解释,也就是说,很难和知足常乐联系起来。而知足常乐也很难和中间两联的“天寒”、“响屡嘶”、“日暮”、“声愈促”等联系起来。所以,后三联对蝉原本的意义和声音的描述,在首联大背景暗示下,发生了变化,产生了言外之意,变成了诗人对自己生存境况的深深的忧虑。中间两联写蝉声,不仅仅渲染了一种悲凉的氛围,而且还寄寓了对生命流逝的伤感以及对自己处境艰难的悲哀之情。尾联诗人以蝉自喻,蝉栖高树,饮晨露,不是为了故意显示自己的清雅高洁;自己为官清廉,也非故意显示与众不同,而是自己知道知足常乐;但“知足”这个词语来自于《老子》,“祸莫大于不知足”,由于有了首联实写的提示,可见诗人在“知足”背后潜藏着一种悲哀,在悲哀中还杂糅着一种畏祸的心态,隐含的意思是知足为避祸全身。这首诗的意义就是这样相互生成的。